帝火丹王 第310章 請柬

小說:帝火丹王 作者:平凡心 更新時間:2019-05-16 12:59:19 源網站:小說族
  再三推辭之下,陳蓉蓉只得收了那五十萬金票。內心對于宋立的感激和敬仰,愈發深了。這位年輕的宋大人,表面上和那些權貴子弟一樣奢侈,高調,可他的本質卻如同良質美玉,和那些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紈绔們有根本性的區別。

  宋立看了王欽一眼,冷冷道:“我知道你出這筆錢內心很不服,只是抱著破財消災的心態才肯拿出來。宋某明白告訴你,這筆錢,其中一部分,我是替春香姑娘討的。一條生命的價值,本不能用金錢來衡量,讓你兒子一命抵一命才能平息死者的怨氣。”

  “只是我來南州另有要事,并不想大開殺戒,你們父子所犯罪孽,自有帝國律法管轄。所以他這顆狗頭,就暫且寄放在他身上,將來自有別人收拾他。可是死罪暫免,活罪難逃,這筆錢,是你們必須要付給春香家人的賠償金。”

  “剩下的那部分,在這里我擺明了跟你說,那就是宋某故意敲詐你們的。就是要讓你們嘗嘗被人欺負的滋味,以后再欺負別人的時候,也設身處地地想一想,這種滋味是不是很好受。如果還不悔改,那老天爺也幫不了你們。”

  宋立說這番話的時候,一臉正氣,擲地有聲,在這種堂皇的氣勢之下,王欽心虛地垂下了頭,恭聲道:“宋大人教訓地極是……下官……卑職……那個草民深以為然。春香姑娘的死,草民很是痛惜!賠償金是必須給的。草民那個混賬兒子,從小被慣壞了……草民代他向春香姑娘道歉,希望春香姑娘泉下有知,能夠原諒他這一回……”

  “說得輕巧,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是何其寶貴!你讓她怎么原諒?如何原諒?我把你殺了,再來求你原諒,你在會原諒嗎?”陳蓉蓉的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悲憤地反駁。

  “是是是,陳小姐息怒……宋大人,您看……”王欽平時根本就不會把陳蓉蓉放在眼里,不然他也不會縱容兒子上門強娶了。但是在這種場合,有宋立這個煞星在一旁虎視眈眈,他可不想節外生枝,再惹出什么亂子來。陳蓉蓉發飆,他也不敢反駁,只好苦著臉向宋立求救。

  宋立要殺王欽父子,就和殺雞一樣簡單。但是他來南州有別的任務,而且不能拖太久,免得耽誤了下個月云家的族比。所以不宜節外生枝。

  “除了還債,還有其他事嗎?沒事的話你可以走了。”宋立淡淡道。

  陳蓉蓉見宋立這么說,也知道事情到此為止,不宜再繼續糾纏下去了。這里畢竟是南州,是靖南王的地盤,不能讓宋大人太難做了。所以她也就不吭聲了。事實上,宋立做的已經足夠出色了。狠狠地幫她出了一口惡氣。

  想一想,真的殺了王承德,會比把他抽得死去活來更解恨嗎?有時候,痛苦地活著比爽快地死去更折磨人。

  “啟稟大人,草民還有一事。”王欽小心翼翼取出一張請柬,放到了宋立面前的茶幾上,笑道:“靖南王得知欽差大人蒞臨南州,決定于明天午時設宴款待您。希望大人能夠準時赴宴。”

  宋立面無表情地拿起了那張請柬,上面的言辭很是客氣,什么欽差大人蒞臨南州,乃是南州之幸,作為執掌南州三郡的最高領導,本王務必要盡地主之誼,款待宋大人。明日午時,望宋大人準時赴宴,你我把臂言歡。落款是靖南王戰龍。

  自古宴無好宴會無好會,靖南王邀請他去王府赴宴,絕對沒安什么好心。可這就是宋立想要的結果,他這么羞辱王欽父子,不就是想快一些和靖南王父子會面嗎?至于他們會有什么厲害的后著,盡管招呼便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看完之后,宋立將請柬往茶幾上隨意一丟,淡淡道:“你可以走了。回去稟告你家王爺,宋某會準時赴宴。”

  “好的。草民回去會如實稟告,宋大人,陳大人,告辭。”王欽作了一圈揖,弓著身子退了出去,極盡謙卑之能事。

  直到王欽離開好久,陳耀祖父女才算接受了這個事實。按照平常的情況,欽差大臣出使南州,那都是要主動到靖南王府上拜碼頭的,來到南方三郡,你不拜會此地的老大,可以預見,接下來你什么工作也別想開展下去。

  什么時候見過靖南王親自發請柬,邀請哪位官員前去王府赴宴的?這可是開天辟地頭一遭。

  這位年輕的欽差大臣,的確是非同凡響啊,來到南州,不僅不去拜會靖南王,還將他的表弟和表侄揍得滿地找牙。這就等于是當面抽靖南王的臉啊,按照常理猜度,那頭大老虎還不一怒之下將宋立給吞了?

  可奇怪的是,大老虎不僅沒發飆,還客客氣氣邀請宋大人前去赴宴。

  這不是因為大老虎發失心瘋了,而是因為宋立的來頭太大,他們極有可能吞不下去。

  陳耀祖父女看著宋立的眼神,愈發崇敬了。

  王欽回到靖南王府之后,戰龍父子還在客廳里等他的回音。于是他就將和宋立會面的情形大體敘述了一遍,說欽差大人答應明日午時前來赴宴。

  戰春雷冷哼一聲,淡淡道:“這小子年紀不大,膽子倒不小。”

  戰龍沉吟道:“雷兒,父王知道你是個驕傲的孩子,很少有人能入得了你的法眼。但是這個宋立,絕對不可小覷。如果你有機會和他對敵的話,務必不要輕敵,要將他視為你生平最強的對手來看待。明白嗎?”

  雖然沒見過宋立,但從情報之中分析,再結合他的行事手段來看,戰龍本能地感覺到,這小家伙是個厲害的角色。戰龍雖是武將出身,但卻不是那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貨色,他的智慧同樣超人一等。在生平所遇對手之中,大多數人的路數他都能摸得透,可是這個宋立的所作所為,處處透著玄機,連他這個見慣大場面的老狐貍,都有些猜不透了。

  本來以為他是為執行圣皇交付的任務而來,可是到現在他又有些懷疑了。如果真是這樣,他又何必擺出這么一副高姿態,并且首先就把靖南王的得力助手給打了呢?這不是故意給自己創造困難嗎?

  也許,他來南州還有其他目的也說不定。

  戰春雷對于父親的勸告頗有些不以為然。宋立之所以這么囂張,不就是仗著他有個好外公嗎?如果不是有圣丹宗師云橫天罩著,他現在也許已經被扔進護城河喂王八了。

  可戰春雷忘記了,如果他不是有個權傾南方三郡的父親,也未必能夠受到這么大關注。所有成功的人,都是各種因素綜合的結果。他作為強大背景的受益者,反而去輕視另一個受益者,這本身就是一種狹隘的思維。

  “忠親王府的使者呢?”戰春雷沒有回應父親的話,顧左右而言他。

  戰龍嘆了口氣,兒子什么都好,就是過于心高氣傲。他一直對那個什么“北郡王,南世子”的說法非常關注,宋立這個排在他之前的北郡王終于來到他的地盤,他肯定不會就這么善罷甘休的。戰龍只是希望兒子不要因為驕傲和輕敵栽了跟頭。

  人的一生,有些錯誤可以犯,有些錯誤卻決不能犯,因為一旦犯了,極有可能連性命都搭進去。那便永遠失去了改正的機會。

  “忠親王那邊的使者安排在客房休息了。他帶來了忠親王的親筆書信。信上的內容和本王所料差不多。這老小子快頂不住了,所以想要邀我加盟,共同對抗圣皇和明王府的同盟。”

  “要求在舉事的時候,本王派五十萬大軍兵臨帝都,和他里應外合,事成之后,允許南方三郡從帝國版圖中完全獨立,當然,如果本王還需要其他條件,完全可以和這名使者談,他全權代表忠親王。一切大事皆可作主。”戰龍捻須微笑。

  戰春雷眉毛一聳,大聲道:“父王,這是個好機會啊!聽這語氣,忠親王也許很快就會起事,到時候咱們也不需要真刀真槍地和圣皇去拼,只要將大軍開到圣獅城下,起到一種威懾作用就行了。”

  “如果忠親王取得江山,到時候咱們的選擇就多了,進,可以借討伐逆賊為名,揮師攻進帝都,剿滅忠親王。父王您不是一直說師出無名嗎?現在有名了?退,可以挾五十萬大軍之威,和忠親王談判,他坐了江山,只是割讓南方三郡是不行的,最好是南北劃江而治,我們統治圣河以南的五郡,他們統治北方四郡。這還差不多。”

  戰龍其實也有些意動。畢竟他的斗志雖然已經磨光,但是野心還是有的。不然的話也不會護住南方三郡不讓朝廷插手了。他所害怕的,也無非是怕真刀真槍的上陣殺敵,安逸的日子過慣了,很難再習慣那種腥風血雨的生活。

  可是,如果不費一兵一卒,只需要開動軍隊包圍帝都,起到戰略威懾作用。真正的拼殺由忠親王來完成,這樣謀取江山的方式,誰又會去拒絕呢?

  “先觀察觀察再說。”戰龍還不想這么快做決定,也要看看忠親王究竟帶著多少誠意,這老小子以前從來不和他聯系,到了走投無路的時候才想到他這個擁兵自重的藩王,在這種情況下,又有多少被逼無奈的成分在其中呢?只怕一旦他得了江山,就沒那么容易虎口奪食了。

  凡事還是謹慎點好。

  戰春雷也知道暫時說服不了父親,而且當務之急是對付宋立。所以也沒有繼續爭辯。

  【看本書最新精彩章節請:若看小說)

  一直在為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小提示:電腦訪問進xiaoshuozu 手機登陸m.xiaoshuozu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諾基亞小說網_書友最值得收藏的網絡小說閱讀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帝火丹王,帝火丹王最新章節,帝火丹王 小說族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中彩网极速快3